十壹

重度痴米患者

文預告〈SOHO 419〉


在這目眩迷亂的舊街道

終是一夜之情,抑或一夜鍾情?

↓↓↓

人群中,身著男士長衫斗篷的黑髮男子倚著街道旁的牆,不時抬頭看著街道的人群。

賀瑞斯說,Stendhal*是兩位分別名為Tim的荷蘭人和Albert的盧森堡人負責經營。而待會見面的,是 Stendhal的Male Model*管理人,名為Kiku的日本男人。

柯克蘭步上前,「午安,先生。」黑髮男子的視線從手機移開,抬頭瞧著他。柯克蘭繼續說道,「請問您是、Kiku?」

男子闔上手中的手機,自我介紹,「日安,我是Kiku。您是Arthur. Kirkland、是嗎?」他瞇起了雙眼,向柯克蘭確認道。

柯克蘭點頭示意,本田禮貌性地微笑並伸出手,「初次見面,請務必讓我為您領路至敝店吧。」

-------------------------------------------------------

「我們換個地方如何?」瓊斯問道,
「抱歉?」柯克蘭疑惑道,瞳孔微微閃爍著不安、膽怯,與戒備。

「嗯...、」瓊斯察覺了柯克蘭其中情緒,他湊向柯克蘭,低聲道:

「我想和你獨處。」
他略微停頓,頃刻輕輕說道。

「你挺好的,我很喜歡。」

單純羞澀的話語,彷彿於唇間傾出後迅速地瀰散而湮,

柯克蘭真切地聽見了,欲脫口而出的拒絕與情緒被這意外的告白打亂了。

稍微討厭、但

有趣。

柯克蘭輕笑道,「我們才認識不到15分鐘,」他翹起腳,

「為何不呢?」

-------------------------------------------------------

「Tim讓我轉告你:沒問題,特殊需求,請徵求柯克蘭本人的意見後再進行。」

「但、」本田豎起食指,嗓音驀地低沉,向瓊斯發出警告:

「若你在敝店動粗,休怪我們。」

-------------------------------------------------------

瓊斯輕撫著他的後背,試圖讓懷裡的英國人稍微冷靜下來,「夠了、到此為止。亞瑟,你醉了。」


待續

※社息米×實習男公關英
※限制級還是全年齡,我不知道【沒寫完】(根據劇情)


諸位敬請期待?

我是個破畫畫的不專寫文憋打死我_(:_」∠)_

註釋
*⒈此文捏造的公關店,店名使用自司湯達綜合症(Stendhal Syndrome)為名,司湯達綜合症是種觀賞者在藝術品密集的空間裡受強烈美感刺激引發心跳加速、暈眩、幻覺等症狀的罕見病症。

*⒉指男公關

4、40fo…了
50fo的話在下讓你們點圖點文【遙遠】
_(:_」∠)_

模仿那木渡的畫風

推推酸欠少女的平行線,好聽
(´д⊂)

片落落:

自从知道本家有个设定是露露的心脏偶尔会掉出来后我就忍不住…………

迟到一天的,露露生日快乐,今年也依然爱着你!!!


在推特看到太太的圖後突然BOOM地打了雞血似的寫了開頭😂
圖源侵刪

☆よしの (@yoshinooo23): https://twitter.com/yoshinooo23?s=09

※注意※
這是個坑,本人無填坑的打算【被揍】 因為是突然腦洞出來的文。

如果沒什麽問題,請往下
↓↓↓


阿爾弗雷德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垃圾堆裡見到一個人。

沒錯,是個人,還是個男人。

他開始並沒在意,他只是純粹地要丟個垃圾。直至他注意到被幾袋黑色塑料袋壓著的一袋無色塑料袋裡,裝著一雙高級男士皮鞋。

Umm......阿爾弗雷德不由得端詳,
現在真是什麼人都有呢,阿爾弗如此想到。他扔了垃圾打算離開之際,過重的黑色塑料袋紛紛蹭蹭蹭地往下滑,全滾落在那袋無色塑料袋的一旁。

那袋塑料袋裡的『皮鞋』上露出了一截褲管。無論怎麼看都像......


一雙腳。

阿爾弗雷德緊張了起來,該不會......他望了望四周,確認無人後,他走向那塑料袋跟前,顫顫巍巍地撥開塑料袋上方的幾袋垃圾。他沒差點窒息。

塑料袋裡頭是個人。

什麼狀況???
阿爾弗雷德驚訝地望着面前的男人,趕緊將塑料袋扯開一道縫,仔細打量起來。

臉有幾道瘀青和傷痕,視輪廓似乎不是本地人,更像是歐洲人。衣著只是普通的一件白襯衫和西裝褲。
雙手被反綁着,頸上的傷痕,表示着他之前曾被別人用繩子勒過。

上帝呀,這根本就是一宗謀殺皆棄屍啊......
而且這兇手也讓人驚嘆,居然白痴得把『屍體』扔在垃圾堆??
就在阿爾弗雷德陷入該報警還是不該報警的兩難之刻,他聽到一道聲音。
聲量不大、而且很微弱,但足以讓他聽見。


是呼吸聲。

阿爾弗雷德立刻趴下來確認,
那是用嘴將空氣呼出去、爾後又緩緩吸入的聲音,雖然微弱,但的確是呼吸聲錯不了。
如果他沒扯開袋子,或沒及時發現,這男人就算不是被勒死也或許就是窒息死去。

微弱的聲音觸動了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不再猶豫,他的性格使然告訴他不能對這人棄之不顧。
他把袋子完全扯開,因為不知道他身上是否有其他傷勢,阿爾弗雷德只能將男人橫抱起來,隨後沖向家的方向。

End【棄坑】

绮丽

Fa鳥風月(。:

『King Arthur is still in the dark.』

套色+指套混色(。

hotama女神的图好难喔qwq

奥运会贺章???

这次肺片率2/12(。

使用印台:CQ宝石红、迷雾蓝、玫瑰尘。

复健又失败了qwq(。

出自hotama女神的米英大厚本《Arthur in the dark》